1、2020年4月,中金公司與黃某某簽訂《售后回租合同》,合同約定黃某某為融通資金用于消費,將自己所擁有的吉利全球鷹牌汽車出售給中金公司,同時向中金公司以融資租賃形式回租租賃物使用;合同還約定雙方若發生爭議應首先通過友好協商解決,協商不成的由中金公司所屬地人民法院訴訟解決。同日,中金公司與黃某某簽訂《補充變更協議》,將雙方就爭議協商不成時的解決方式,由中金公司所屬地人民法院訴訟變更為提請十堰仲裁委員會審理。

  合同簽訂后,中金公司向黃某某購買車輛后將車輛回租給黃某某使用,租賃期限為36個月,黃某某每月向中金公司支付租金。但黃某某未按合同約定支付租金,中金公司通過“互仲鏈網絡仲裁系統”將糾紛提交到十堰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并請求裁決黃某某向中金公司支付租金和逾期違約金。十堰仲裁委員會對中金公司與黃某某融資租賃合同糾紛一案進行了書面審理,黃某某未提交答辯意見和證據材料,仲裁庭僅就中金公司陳述的事實和舉示的證據進行了審查和核對,出具了仲裁裁決書。

  2、中金公司委托“互仲鏈平臺”向法院申請執行,互仲鏈團隊在仲裁執行板塊經驗豐富,律師資深資源雄厚,互仲鏈團隊接受中金公司委托后,依據十堰仲裁委員會生效裁決向河南商丘中院申請執行,商丘中院依據仲裁裁決未充分保障黃某某享有的仲裁法規定的基本程序權利,案涉仲裁程序不當而駁回中金公司的執行申請。

  收到商丘中院的駁回執行裁定后,互仲鏈團隊立即撰寫復議文書,向河南高院申請復議,請求撤銷商丘中院的駁回裁定。河南高院認為,目前中國仲裁協會并沒有制定相應的網絡仲裁規則,民事訴訟法和仲裁法均沒有對網絡仲裁作出規定,在此情況下,仲裁機構以獨任仲裁方式不開庭進行網絡仲裁并作出裁決其裁決過程中,是否將仲裁申請書副本和仲裁規則、仲裁員名冊送達被申請人黃某某并告知其享有申請仲裁員回避提供證據、答辯等基本程序權利,均無證據證實,對被執行人的權利缺乏仲裁法規定的應有保護;且仲裁機構所作裁決書采用電子送達的方式送達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2017年修正)第八十七條規定。以上均屬于程序性事項,可能影響案件正確裁決,法院應當依職權主動審查。商丘中院裁定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中金公司的復議理由不能成立。故駁回中金公司復議申請,維持商丘中院的駁回裁定。

  3、收到河南高院的駁回裁定后,互仲鏈團隊覺得有些委屈,當事人雙方簽字確認選擇的網絡仲裁,選擇的電子送達,怎么到法院執行就不行了呢?帶著委屈,互仲鏈團隊決定向最高院申請監督,請求撤銷河南高院的駁回復議裁定、撤銷商丘中院的駁回執行裁定,并責令商丘中院強制執行十堰仲裁委員會的生效裁決。最高院認為,本案爭議的焦點問題是,商丘中院裁定駁回中金公司對十堰仲裁委員會仲裁裁決的執行申請是否正確。當事人向人民法院申請執行仲裁裁決的,人民法院首先需要根據《執行工作規定》第16條規定對案件是否符合受理條件,以及根據《仲裁裁決執行規定》第三條規定對案件是否具有應當駁回執行申請的情形進行審查。本案中,商丘中院裁定駁回中金公司的執行申請,河南高院維持了商丘中院的執行裁定,所依據的理由皆是案涉仲裁裁決未充分保障黃某某享有的基本程序權利,案涉仲裁程序不當,但該理由并不屬于《仲裁裁決執行規定》第三條所規定的可以駁回執行申請的事由。對于本案是否具有《仲裁裁決執行規定》第三條規定的權利義務主體不明確、金錢給付具體數額不明確、交付的特定物不明確、行為履行的標準、對象、范圍不明確等事實,商丘中院、河南高院皆未審查。在上述事實未查清的情況下,商丘中院、河南高院即作出裁定駁回中金公司的執行申請,屬事實認定不清。故撤銷河南高院的駁回復議裁定、撤銷商丘中院的駁回執行裁定,本案發回商丘中院重新審查。

  終于在互仲鏈團隊的努力下,成功維護了當事人的合法權益。我們始終堅信法律的公平公正。正如習總書記所說的“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此案最后成功得到商丘中院的執行,為本案劃下一個圓滿的句號,為中國仲裁事業新時代發展增添了濃厚的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