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資租賃系舶來品,自引入到逐漸普及經歷了較為漫長的過程,逐漸在國民經濟發展中扮演著重要作用。但是因為在融資租賃產品推廣的過程中,過分強調“融物替代融資”的特點,以及會計準則和稅收政策的牽引,導致很多行業從業人員堅定的認為融資租賃業務就是資金融通業務。并且在近十余年行業快速發展過程中出現的“類信貸”異化趨勢中,這種認為融資租賃帶有資金融通性質的認識大有作祟的成分。

  融資租賃業務具有“融物替代融資”的特點,并不是指融資租賃業務就具有資金融通的性質,而是指通過直接融物達到了先融資再購買,最終擁有標的物的效果。在最近出臺的《金融租賃公司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中的融資租賃業務定義條款內,明確提出了融資租賃業務同時具有資金融通性質和租賃物所有權由出賣人轉移至出租人的特點,更容易引發行業對融資租賃業務本質的認識混亂和對融資租賃不同交易階段的定位混淆。因此,有必要回歸到融資租賃業務的本質來判斷其是否具有資金融通的性質。

  融資租賃的產生是在信用的基礎上,將賒銷貿易與傳統租賃進行集成創新,并對交易過程進行系列改造,從而形成了新的交易模式。尤其是針對設備資產的銷售業務,實現了市場參與方的多方共贏。

  在設備資產賒銷交易中,基于供應商對采購商的信任,允許采購商采用分期付款的方式支付采購款或為采購商提供一定時間的賬期。嚴格意義上講賒銷業務帶有一定的貿易融資性質,畢竟在交易執行過程中,沒有要求采購商一次性支付全部采購款,而是給與分期或賬期的交易條件,降低了采購商的資金支付壓力。從采購商的角度看,相當于省去了從外部融入資金用于支付設備采購款的經營動作,雖然沒有借貸資金進賬,但是取得了跟借貸一樣的效果。

  但是賒銷交易之于設備供應商存在重大影響,一是賒銷雖然能夠促進銷售,但是造成銷售回款效率降低,直接影響企業正常經營。賒銷規模越大,企業流動性越差,甚至可能被應收賬款拖垮。二是賒銷業務存在信用風險,一旦采購商無力或不愿支付采購款,直接導致應收賬款無法回收,形成實際損失;三是賒銷屬于銷售行為,一旦交貨,設備所有權即轉移給采購商,當出現信用風險后,供應商無權通過取回設備再處置來降低損失。因此設備供應商迫切希望引入新的參與者,并搭建新的交易模式來降低經營風險。傳統租賃業務的租金分期特點以及能夠實現所有權與使用權分離的功能,能夠很好的彌補賒銷業務中存在的信用風險缺陷,因此,兩種交易結構結合,進行集成創新,才衍生出融資租賃交易結構,但交易流程出現了較大的變化,每個交易階段的法律實質不同。

  融資租賃交易分為三個連續的交易階段。相互聯系,互為因果,不可拆分。

  第一階段是銷售,即設備供應商將設備資產銷售給融資租賃公司,收取融資租賃公司采購款,開具設備銷售發票,并按照融資租賃公司的要求向其指定的收貨人交付相應設備。融資租賃公司之所以開展此筆采購業務,根本原因在于承租人對其有明確的租賃需求,并且由承租人指定了設備供應商及選擇了相應設備(即租賃標的物)。

第二階段是租賃,即融資租賃公司作為出租人,將采購來的租賃標的物出租給承租人使用,但是在租賃期內保留了租賃標的物的所有權,實現了所有權和用益物權的兩權分離。承租人享有租賃標的物的平靜占有權,但相應的承擔依約支付租金的責任。租金的確定建立在雙方協商能否滿足出租人的投資回報要求基礎上,可以是固定租金,也可以是采用確定利率,按照資金占用時間計算租金的方式。相應的租賃期限的設定與投資回收周期相關。

  第三階段是資產處置,即當租賃期屆滿,出租人需要對租賃標的物進行處置,處置的方式有承租人留購、承租人續租和租賃物取回再處置三種方式。按照租賃的經典要義,租賃期屆滿出租人首先有權取回租賃標的物,而后通過自身渠道對租賃物進行處置(包括報廢、變賣、出租等方式)。但是可以根據與承租人的約定,調整相關的處置方式,亦即若與承租人約定,租賃期屆滿由承租人留購,則相應的省去了履行租賃物交還的動作。但是其中卻包含了租賃物交還給出租人再因留購又交付給資產受讓方的邏輯,即租賃期屆滿,承租人先要將租賃物交還給出租人,而后因為雙方存在留購約定,出租人再將該租賃物交付給承租人(這個過程中出租人已經轉換為交易中的資產處置方,承租人轉換為資產受讓方)。經營動作可以合并,但是其內在的法律邏輯不能就此省略。

  從以上交易過程來看,融資租賃所體現的功能是多元化的,但是是針對不同的參與者,表現出不一樣的功能。

  首先,對于設備供應商而言,融資租賃業務的開展起到了非常積極的設備促銷服務功能,大大的提高了產品的銷量。同時又規避了賒銷業務帶來的弊端,實現了銷售回款,省去了應收賬款追索的麻煩。

  其次對于融資租賃公司而言,因承租人明確的租賃需求而出資購買租賃物,并通過租金方式回收所有投資并獲取相應的收益,這是典型的投資功能。直租業務中,融資租賃公司并未向承租人提供資金,兩者之間不存在資金融通的交易行為。售后回租業務中,融資租賃公司向承租人支付了資金,但是該筆資金的性質是設備資產的采購款,而并不是借款,兩者之間同樣沒有資金融通的交易行為,而是買賣行為。

  最后對于承租人而言,因直接通過租賃方式取得設備所有權,省去了向外部金融機構借貸再去購買相關設備的經營動作,并且在約定留購的前提下,通過分期支付的方式實現了對設備資產的最終占有,因此有了融物替代融資的功能。這實際上是企業的一種廣義上的資本運作方式,并不代表融物行為就是融資行為,融物和融資在內在邏輯上存在較大的差異。同樣是分期支付,但支付的資金性質完全不同,借貸關系下支付的是本金和利息,融資租賃關系下支付的是租金。也因此支付方收到的票據也不一樣,借貸關系下收到的是利息發票,融資租賃關系下收到的是租金發票。

  融物和融資更深層次上存在邏輯先后,經濟發展史中是先有物物交換,在沒有貨幣的情況下,就存在融物行為。而后因為有了貨幣作為一般等價物,或者以貨幣作為交易契約,以其作為媒介加快了物的流通效率,擴大了流通范圍。因為貨幣的出現使融物行為可以在時間和空間上無限擴展,而且純粹的資金的融通就形成了融資,融資行為的出現也使融物行為更加的復雜,但是不能據此認為融物行為具有融資性質。

  再舉例來說,如果拿討錢和討食這兩種行為來對比,在行為上無論是討錢還是討食都是乞討。區別在于,討食的,施主施舍什么食物就吃什么食物;討錢的,想吃什么食物或者討來的錢買得起什么食物,就拿錢去買什么食物。從行為的結果看,都是能夠實現填飽肚子的目的。但從乞討動作開始到最終實現填飽肚子的目的的過程卻差異較大。討食的過程相對簡單,施主甚至可以直接看著乞丐把食物吃進肚子;但是討錢的卻不同,乞丐乞討的時候是不是餓,什么時候去買食物,買了什么食物;什么時候吃了食物又或者是不是拿錢買了食物,是不是把錢又給了別人等等這類情形都可能存在,施主基本上對施錢之后的過程不可控。那么能不能說施舍食物跟施舍錢財是一回事兒呢?或者說施舍食物也有施舍錢財的性質呢?

  綜合以上分析,我們不難看出,從融資租賃業務的本質上看,是建立在設備資產銷售或盤活的基礎需求上,融資租賃公司介入交易鏈條,通過出租方式所開展的投資活動。我們不能因為舶來品的翻譯過程中有“融資”二字或者基于承租人以融物替代融資的資本運作安排,就認定其具有資金融通的性質,這與推動行業回歸本源無益,與行業找到自身的特色發展之路無益。

  以上淺見,請行業同仁批評指正。